充滿傳奇的玻利維亞葡萄酒 2017-08-03

下一個奇蹟之地

印象中,玻利維亞是個位於南美洲北部的小國。除此以外,我的了解僅限於幾年前看過的電影《摩托車日記》,隱約記得後來查過電影主人翁切.格瓦拉(Che Guevara)最後逝世於玻利維亞。

 

充滿故事的南美高山國度

3月中,當我正沒日沒夜的翻譯一本關於全球咖啡產區的書時,翻到了玻利維亞這個國家的咖啡生產現況。這一章第一段話提到「玻利維亞有絕對的潛力成為優質咖啡產地,如今也有小量咖啡生產……但產量逐年減少,咖啡園也以驚人的速度消失中。或許在不久的將來,市場上將越來越難見到來自玻利維亞的優質咖啡……」。翻完後有些惆悵,感歎著不知道世上還有多少好東西將在還不被人知的情況下,就要消失無蹤。

翻完這章後沒幾天,我便從倫敦飛往德國杜塞道夫參加Prowein酒展。抵達當天當我在這個每年越來越大的酒展中尋找我所要拜訪的酒莊時,突然間,看到Bolivia(玻利維亞)幾個大字出現在眼前。心想:「什麼時候德國酒展竟吸引咖啡生產國來參展!」再仔細一看,不對,不是咖啡,這個規模不小的展區展的竟是玻利維亞的葡萄酒!

當我還在呆望著展區的同時,一位高大的歐洲男士問我:「妳想試試玻利維亞的葡萄酒嗎?」我說:「好!」而我的這聲「好」,也帶領我進入了這個我毫不熟悉,但意外充滿故事性的南美高山國度。

 

所有葡萄酒皆產自高海拔

想到南美洲葡萄酒,最知名的莫過智利與阿根廷;巴西與烏拉圭也逐漸嶄露頭角。玻利維亞鄰近這些產國,會生產葡萄酒,其實應該不令人意外。

玻利維亞之南為阿根廷、西南連接智利,西北為祕魯,北與東北與巴西接壤,東南部則與巴拉圭為鄰,是個內陸國。安地斯山橫越境內西部,政府所在地為拉巴斯(La Paz),海拔超過3,600公尺,是全球海拔最高的首都。

在了解這個國家的地理概況後,不難理解玻利維亞葡萄酒的主要特色便在於高海拔。事實上,所有玻利維亞葡萄樹都是種在海拔1,600與3,000公尺之間,因此全境都生產近幾年炒得很熱的高海拔葡萄酒。

 

蜜思嘉白葡萄發展到極致

與鄰國類似,玻利維亞在16世紀時成為西班牙殖民地,境內最古老的品種為Negra Criolla(亦即Mission葡萄,也就是智利的Pais)以及原生品種Vicchoquena,兩者釀製的多屬淡雅型紅酒。

但是最重要的要屬白葡萄蜜思嘉(Muscat of Alexandria),原因在於此品種不但能釀製白酒(乾型或甜型)以及蒸餾成烈酒(當地稱為Singani),還可以當一般食用葡萄來吃,一舉數得!

此外,國際品種如卡本內蘇維濃(Cabernet Sauvignon)、梅洛(Merlot)、希哈(Syrah)、馬爾貝克(Malbec)、塔那(Tannat)等也有優異的表現。目前產量77%為紅酒、20%為白酒,另外3%則為粉紅酒、甜酒、氣泡酒與加烈酒。

 

以高海拔突破低緯度局限

境內葡萄種植面積不大,目前約有3,000公頃,分布於各河谷,並區分為以下幾個產區:

Central Valley of Tarija:位於玻國南部,相當靠近阿根廷北部的Salta產區。葡萄園面積2,400公頃,種植海拔為1,600到2,150公尺。生產全國93%的葡萄與97%的葡萄酒,重要性不需贅述。

Cinti Valley:同樣位於玻國南部,面積300公頃,海拔2,220到2,414公尺。

Santa Cruz Valley:位於玻國東北部,面積100公頃,海拔1,600到2,030公尺。

其他約200公頃葡萄園則分布於Potosí、La Paz與Cochabamba,海拔為1,600到3,000公尺。

就緯度來看,玻利維亞介於南緯17.00度到21.53度,跟台灣一樣,應屬亞熱帶氣候,不過因著高海拔的緣故,氣候卻相當溫和,從西部高達6,500公尺的安地斯山等山脈,往東向亞馬遜森林低地去,當中切出不少小型河谷,葡萄樹便是在這些平坦河谷中繁茂生長。

 

葡萄藤與祕魯乳香樹共生

過去幾百年來,葡萄樹都是與祕魯乳香樹(Schinus molle)交纏生長,雖然20世紀初開始引進新式葡萄種植技術,但是不少位於Cinti產區的葡萄樹還是繼續以古法生長。

現代一般葡萄園整枝,因為葡萄樹排列有序,整枝時可以相當迅速有效率,但是這些Cinti產區的老葡萄樹,因與樹木共生,一公頃平均得花上5個人一週的時間來修整,相當費時費力。但在講究生態多樣化的現代農耕上,這種傳統值得鼓勵並保存。

有鑒於此,目前玻利維亞葡萄酒公會已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申請,將此區列為世界遺產,希望能藉此把這樣的景觀與傳統保存下來。

 

酒類必須課「奢侈品稅」

在了解了玻利維亞葡萄產業的整體概況後,我越發對這產量不大的葡萄酒小國產生莫大好奇。為此,我也特別跟長相斯文,態度謙卑有禮的玻利維亞葡萄酒公會總裁Sergio Prudencio深入地聊了一個多小時。

Prudencio表示,玻利維亞葡萄酒的特色,在於因著高海拔所呈現出的雅緻口感,酒精濃度介於12.5-13.8%之間,濃郁飽滿但又易飲,也具有5年以上的陳年實力。

葡萄酒產區的土壤以沖積土為主,年雨量約莫200公釐。葡萄生長一年一穫,早晚溫差大,葡萄生長期間白日氣溫約莫27.5度,但夜晚則可達零下10度;午後也常出現冷涼微風。

他指出,葡萄酒產業在過去30年間出現了許多變化,葡萄酒風格過去通常帶甜味,也常出現氧化現象,但如今則相當著重於品質與口感。近年來在玻利維亞副總統的大力支持下,葡萄酒產業終於出現緩慢變革。發展葡萄酒產業也提供了境內更多的就業機會。

目前Prudencio的任務,在於說服政府減低對酒精類產品的課稅。因為在玻利維亞,酒類產品跟汽車、香菸一般是必須課「奢侈品稅」,一瓶酒售價的四分之一是付給政府的稅金,因此根本無法與走私進玻國的鄰國酒競爭。

 

讓更多人知道玻利維亞酒

他也提到,玻利維亞是個充滿「極端」的國家,在氣候上尤其如此。境內西部山脈高聳入雲,東部亞馬遜森林則地勢低且炎熱潮濕。

這也是個充滿特色的國家,擁有不少特產與礦產。而且Prudencio說,花生的出生地可是玻利維亞呢!另外,境內也產有歐美當紅的健康穀物藜麥(quinoa,鄰國祕魯為原產地)、羊駝肉(llama,號稱零膽固醇)以及少量咖啡。

至於人民的生活,Prudencio很誠實的說,這是一個沒有富人的國家,雖有不少中產階級,但也有很多貧窮人。

談到對葡萄酒產業未來5年的發展,Prudencio倒是語重心長的說:「正如咖啡,我們的葡萄酒產量也相當小,不想也不可能擠掉任何國家或擋住任何產國的生路,我們所需要的是一點機會,一點在國際上的聲音,這是我們第一次參與國際酒展,我們也希望未來有更多機會讓世界上更多人知道玻利維亞的葡萄酒。」

他說:「目前我們的葡萄酒有小量外銷,一部份到美國,有些到中國大陸,但這都是酒廠或個人的努力所得到的成果。目前境內共有60個酒莊,我們也希望藉著玻利維亞葡萄酒公會的成立,讓境內為數不多的酒廠可以聚集資源一起努力。」

 

荷蘭葡萄酒大師與玻利維亞

撰文至此,也該是介紹本文一開始提到那位高大歐洲人的時候了。他來自荷蘭,名為Cees van Casteren MW。沒錯,是位葡萄酒大師,也是荷蘭唯二MW的第二位。但是一個荷蘭人怎麼會跟玻利維亞葡萄酒扯上關係呢?這又是另一個精彩的故事。

要說這個故事,首先便得再次提到我所翻譯的那本咖啡書了。當中讓我印象深刻的另外一段文章便是關於荷蘭。裏頭提到:1860年一位荷蘭殖民官員寫了一小說,名為《馬格斯.哈弗拉爾:或荷蘭貿易公司的咖啡拍賣》(Max Havelaar: Or the Coffee Auctions of the Dutch Trading Company),當中描述了殖民體制如何被濫用的情景。這本書為荷蘭社會帶來深遠的影響,使大眾對咖啡貿易與殖民體制開始有所了解。現今,Max Havelaar已經成為咖啡產業一種道德認證......。

在我翻譯這本書時,越翻越對當時殖民者如何剝削原住民的歷史事件感到義憤填膺,但上述這段文字,至少讓我對荷蘭這個國家所表現出的反思精神得以稍微點頭稱許。若不是因著「跨行」翻譯這本咖啡書,而對玻利維亞與荷蘭這兩個國家有著不同角度的了解,或許便不會引發出這樣多的感觸。

 

歲入1.5%資助發展中國家

了解背景後,該來談談葡萄酒大師Cees van Casteren MW與玻利維亞葡萄酒的淵源了。

多年來,荷蘭政府有個政策,便是將全國收入的1.5%用來幫助發展中國家。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這些資金都是直接匯給受資助國,但是多年下來,荷蘭政府發現,他們要不是不知資金的最後流向,要不就是受資助國第二年多半會再回頭來要錢,總之,實質幫助很有限。

大約40年前,荷蘭政府決定改變策略,畢竟正如俗話所說,「授人以魚,不如教人釣魚」。正是這樣的背景,這位荷蘭的葡萄酒大師被農業部欽點擔任顧問,協助政府評估適合的農業受助國。過去幾年已協助過喬治亞共和國與摩爾多瓦等發展葡萄酒業。自2014年起,連續5年,Cees則擔任玻利維亞的葡萄酒顧問,費用全數由荷蘭政府負擔。

 

優雅的口感與柔順的單寧

我問Cees,在接下這個任務之前,是否嘗過玻利維亞葡萄酒?他搖頭說,還真是從來都不知道玻利維亞有產葡萄酒。可是一旦開始對這個國家有所認識,便相信玻利維亞葡萄酒潛力無窮,品嘗過後更是驚豔不已。他認為,除了全區都屬高海拔外,玻利維亞葡萄酒與眾鄰國最大的不同,在於更為優雅的口感與柔順的單寧。此外,區內所擁有的蜜思嘉葡萄老藤更是其優勢。

Cees提到,在他擔任玻利維亞葡萄酒公會顧問這段時期,他觀察到產業上的一些變化。其中最重要的在於人的改變。過去4百多年來,玻利維亞生產商個個都是競爭對手,要共處一室開會討論合作事宜,根本就是異想天開。

約莫兩年前,產業有了世代交替,現今不少年輕一代接掌了酒莊事業,也以更開放的心態來看待葡萄酒產業。這使合作共同宣傳有了可能性,對這次前來德國參展的15家酒莊來說,許多都是第一次的全新體驗。這是讓Cees感到相當欣慰的一點,他覺得自己的辛苦也值得了。

由於擔任顧問的緣故,他每兩個月便會飛去玻利維亞一趟,他說,不如在歐洲的我們所習以為常的環境,玻國境內不少地區的景象都還相當落後。但是能為這個起步中的產業盡一份心力,他覺得很有意義。

 

丹麥餐廳跨國扶持年輕人

在酒展期間,除了玻利維亞酒以外,我也有機會嚐到玻利維亞的料理。這是特別從玻利維亞Restaurant Gustu「空運」當地廚師所製作出來的,美味當然不再話下。可是,最讓我感動的則是這個餐廳的背景。

這是由丹麥獲選全球最佳餐廳Noma的創辦人Claus Meyer,在玻利維亞所開的餐廳。與其說是餐廳,到不如說是個餐飲學校,因為Claus Meyer的願景便是以Restaurant Gustu為基地,讓玻利維亞的年輕人能夠在專業環境下學習一技之長。

餐廳提供學徒18個月的實習機會,期間他們不但學習廚藝,還有英文與葡萄酒搭配的課程。餐廳所有的食材與酒也全部來自當地,卯足全力為將玻利維亞的餐酒文化發揮到至極。

看到這一切外來的幫助,加上玻利維亞人自身的努力與所擁有的實力,我想,這個國家所需要的,真的是多一點的運氣與機會。因葡萄酒創造出經濟奇蹟的案例不少,真心祈禱玻利維亞也能在不久的將來成為下一個奇蹟之地!

*想多了解玻利維亞葡萄酒,可上其官網:http://www.winesofbolivia.com

 

 

Cinti產區果農Armando Gonzales,以及與樹木交纏不清的葡萄藤(Photo credit: Wines of Bolivia)。
 

 

玻利維亞葡萄產區一景(Photo credit: Wines of Bolivia)。
 
 

此次到德國ProWein參展的玻利維亞酒莊代表。
 
 

荷蘭葡萄酒大師Cees van Casteren MW。
 
 
特地從玻利維亞Restaurant Gustu「空運」而來的兩位廚師與侍酒師(左一)。其中左二玻利維亞人Dennis還是第一次坐上飛機。
 
 
 左二的琥珀色Singani,是少數經過實驗性桶陳的新式酒款。
 

 

3. 由大導演索德柏引進美國的Singani 63品牌(Photo credit: Patricio Crooker)。

 

 

 

 

 
王琪Leona Wang
擁有多年媒體公關經驗;曾任台灣法國食品協會專案經理。
目前定居於英國倫敦,為自由文字工作者,專事葡萄酒文章翻譯與寫作。
2006年於英國Wine & Spirits Education Trust (WSET)倫敦總校取得高級葡萄酒與烈酒專業證書。
 
 
文章出處 WSD酒訊雜誌107期

相關文章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禁止酒駕

確認加入清單X

此產品已成功加入詢問清單

注意

您需要年滿18歲才能進入本站

依國家規定,未滿18歲禁止購酒與飲酒,孕婦勿飲酒

注意X

注意X

由於您的臉書資訊授權未包含e-mail,所以無法採用臉書快速登入,建議使用一般註冊,或開啟臉書email權限。

注意

需完成手機認證才能替您進行酒品配對

依國家規定,未滿18歲禁止購酒與飲酒,孕婦勿飲酒

貼心小提醒X

【現在晚了!外送人員睡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