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威士忌酒廠自由行 2017-08-03

「日本ウイスキー(威士忌)7日行軍

這趟旅程的經驗,原早在2011年便有機會於《商業週刊》上分享,無奈時逢日本311嚴重天災,這個約訪案無疾而終。

我將這趟旅程命名為「日本ウイスキー(威士忌)7日行軍」,起因於個人為業餘威士忌愛好者,當時好友小高(現任寅樂屋店長高振御)要開新店,談到希望以日本威士忌為主軸,於是兩人就相約出訪。但由於我當時在學校仍有課程,希望能在最短時間參訪全日本所有的酒廠,所以安排了北自北海道、南至關西神戶「一天一酒廠」的行程。

本想日本島國,腹地應該不大,但酒廠皆在市郊,又兩兩酒廠相距頗遠,尤其市郊往返電車車次有限,加上鎖定住宿預算,選擇不多,可想而知,行程自是緊湊非常,有如行軍!幸好日本大多數的資訊都有上網,而車次也相當準時,鮮有誤點,所以要查詢或事先安排任何行程,都相當容易。

 

DAY 1

以竹鶴政孝之妻「Rita」命名的酒吧

台灣有許多直飛北海道新千歲機場的飛機,我們下午到達機場,走到日本國鐵(JR)的專櫃,拿了我事先訂好的7日JR Pass,可以在時限內用於全日本的JR電鐵線和JR經營的公車。大約搭一個多小時的「快速」電車即可到小樽,一出小樽站直直面對的中央通上,就有不少乾淨、實惠的旅館選擇。

這天我並沒有安排酒廠行程,有足夠的時間可以好好當個觀光客,由於小樽是個海港,穿戴上保暖衣物,行李寄了就往運河、港町的方向走走!

這兒有運河PLAZA簡介當地的歷史,可以逛逛玻璃工藝品店,還有別錯過了以「日本威士忌之父」竹鶴政孝妻子Rita命名的酒吧!但是我們這天沒玩得太晚,因為隔天8點要搭上Local電車,錯過這班,下班車要將近10點才有。

 

DAY 2

忠於直火加熱傳統—余市酒廠

如果要一早就拜訪酒廠的話,請一定要搭上08:07這班電車!這樣行程才不會太趕太沒效率,而且可以當這趟旅程的第一站─余市酒廠的第一位客人,因為到余市的時候才8點半,酒廠要等到9點才會開門。

從車站裡就可以看到橡木桶、海報等等充滿威士忌酒廠風情的裝飾,然後一出站就可以直望酒廠外圍。酒廠參觀可以不用預訂,定時會有導覽,如果是平日一早就進去的話,通常不太有其他遊客,可以享受像VIP等級的服務,一位導覽員接待兩三位遊客。

酒廠裡第一站是烘麥塔,已經沒有在使用了,不過還是可以看到展示的北海道當地泥煤樣本。余市可以說是一家比蘇格蘭還要傳統的酒廠,在目睹他們一鏟一鏟地將煤炭送入蒸餾器底座的烤爐時,你一定不會懷疑這個說法,瓶上「直火蒸餾」之名,真是其來有自。

而在鋪地式的酒窖中,看著老舊的展示用木桶與木造的倉庫結構,身歷其中,自然而然可以感受到歷史的重量感,在周遭的幾個展館,還可以看到桶材製作與分類等詳細資料。

 

選購重點:酒廠限定原酒

到最後的展售免費品飲區之前,可以在博物館內付費品飲珍稀酒款,有許多款在市面上可能價格高昂、難以下手或早已絕版的品項,運氣好的話,可以用合理的價格在這裡點單杯站立品飲。

在酒廠賣店裡也有許多Single Cask酒廠限定原酒可以選購,兩次到訪余市我都把行李箱裝滿,不禁讓我擔心起行李空間,後續的旅程該怎麼分配採購配額,所以最後又用上了日本郵局的航空包裹。

余市毫無疑問是非常可愛溫馨的酒廠,用日本人的精神收納了蘇格蘭的形式,並且將她美好可人之處,發揚光大。

結束了當日酒廠的行程,我們回到小樽,從旅館拿了行李,搭上電車轉向札幌。在札幌等待下午5點發車時刻,順便利用零碎的時間,繞了繞這北海道的第一大城;我事先預訂好了北斗星寢台列車(臥鋪電車)和車上的晚餐(完全預約制,不提供當日預約),下午5點從札幌出發,上午5點前抵達仙台。

 

DAY 3

擁有連續式蒸餾器—宮城峽酒廠

一早抵達仙台,在這尚未甦醒的大城市,我找了一家開著的MOS Burger稍事休息,等待8點多的電車;大約40分鐘的車程,9點以前抵達溫泉鄉作並。作並駅離目的地──宮城峽酒廠還有約半個小時步行的路程。

一出車站就可以看到溫泉饅頭、糰子之類的特產。由於酒廠方向和溫泉方向相反,所以山路上沒有什麼值得逛的商店,不想枯燥地走路的話,建議可以叫計程車代步。

宮城峽是一家在森林中的大酒廠,門口有一座不起眼的小橋,稱作Nikka橋,遠遠看就像一家化工廠或食品廠,由於參觀動線安排皆會經過廠區,所以都是定時帶隊參訪,不能脫團行動。

從遊客中心、烘麥塔、醣化槽、發酵槽、電子監控室、蒸餾器、橡木桶熟成,都由專人一一介紹。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這家單一麥芽威士忌酒廠,同時也有連續式蒸餾器,可以生產Nikka竹鶴系列調和式威士忌所需要的榖物威士忌。

 

採購限定版的好時機

矗立的蒸餾塔,在山中的工廠,如此衝突又和諧的存在,正是威士忌酒廠的醍醐味。最後也有品飲區,可以喝宮城峽10年、竹鶴17年,而Nikka最具歷史意義的蘋果酒,也務必要試試看!

如果還有酒量的話,別忘了到付費品飲區看看,雖然品項大致上和余市差不多,但是可能有庫存上的差異,值得關注。品酒完,趁著三分微醺,正是採購酒廠限定版的好時機,在台灣宮城峽的能見度有限,可以好好的評估行李箱的大小,採購台灣無法買到的品項。

 

DAY 4

消失的酒廠—輕井澤酒廠

本來當天也想如前兩天一早到酒廠參觀,但是到了御代田駅,從車站開始走,走了約5分鐘才發現,我沒有注意到周二是他們的公休日,輕井澤在當時就已經處於停廠狀態,所以營運和參觀當是跟著他們的博物館作息運作。沒想到這趟錯過,沒隔多久就聽到酒廠拆除的消息,從此以後不再能瞭解輕井澤實際運作的狀況了。

不過,我還是不死心,那天還是溜進儲酒倉庫,繞了圈層架式堆疊的酒窖,感受靜靜沉睡的威士忌,仍不時溢散著芬芳,想想今日輕井澤原酒的高價,真是其來有自。

逝去的酒廠是不用特地尋訪,不過如果威士忌迷有機會到附近,建議還是可以來走走,曾經有個值得紀念的威士忌酒廠在此矗立。當晚,大約搭兩個半小時的車到小淵澤駅,是離白州最近的車站,在此下榻以準備隔天一早到酒廠。

 

DAY 5

森林酒廠—白州酒廠

小淵澤駅附近以馬場聞名,有許多西化的B&B(民宿Bed-and-Breakfast)可以選擇,不過都要走一小段距離,要到白州酒廠距離稍遠;我當時是用計程車代步往返,現在也有直達巴士可以從車站搭車前往,方便許多。

白州毫無疑問是個森林酒廠,緊鄰日本國家公園,這區域素有日本的南阿爾卑斯之稱,同時也是三得利公司的礦泉水工廠,搭車時看見開往森林千萬別訝異。

酒廠都是定時帶隊導覽,甚至在參觀時需要利用小巴士往返,所以無法脫隊行動,過程中也有許多場合不允許拍照。導覽結束後,也別忘了參觀他們的威士忌博物館,裡面詳盡介紹威士忌的歷史,以及威士忌和日本常見各類烈酒的差別、酵母種類與作用機制等介紹。

白州酒廠也有附設立付費品飲BAR,可以嘗試各種稀有或高價的三得利酒款,紀念品店有許多利用廢棄木桶桶材製成各項商品,相當值得玩味;我還記得有剖半的木桶可以購買用做花盆,令我等威士忌迷心動非常。

結束了白州酒廠的行程,要好好注意時間,因為距離下一站富士御殿場需要4個小時左右的車程,轉3次車,萬一班次銜接不當,整個車程可能會變得非常冗長,務必注意。

 


冬日再訪余市,完全像是蘇格蘭。

 

 

作者林繰取(右)手持自製的「行軍指南」與好友高振御。
 

 

余市酒廠用日本人的精神收納了蘇格蘭的形式,並且將她美好可人之處,發揚光大
 
 

在余市酒廠內的連續式蒸餾器模型,是依照宮城峽的連續式蒸餾器形狀製成。
 

 

蒸餾器,可以看到日本酒廠對於威士忌及萬物的重視,運氣好可以看到有人在鏟煤。
 
 
酒廠的精神──烘麥塔。
 
 

宮城峽導覽品飲區,左為蘋果酒。
 

 

緊鄰日本的南阿爾卑斯山,白州素有森林酒廠之稱。
 

 

 

 
文/Krude Lin
文章出處 WSD酒訊雜誌95期

相關文章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禁止酒駕

確認加入清單X

此產品已成功加入詢問清單

注意

您需要年滿18歲才能進入本站

依國家規定,未滿18歲禁止購酒與飲酒,孕婦勿飲酒

注意X

注意X

由於您的臉書資訊授權未包含e-mail,所以無法採用臉書快速登入,建議使用一般註冊,或開啟臉書email權限。

注意

需完成手機認證才能替您進行酒品配對

依國家規定,未滿18歲禁止購酒與飲酒,孕婦勿飲酒

貼心小提醒X

【現在晚了!外送人員睡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