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黑幫盤踞處而今釀出有機酒 2017-04-12

從黑手黨手中奪回的葡萄園!

初春兩週南義普利亞(Puglia)之行的一個晚上,友人帶我去了一家聽說在古城梅薩涅(Mesagne)小鎮內頗夯的一家葡萄酒吧Vinaria Enoteca Giudamino。既然身處Salento產區,當晚便是以品嚐當地兩大著名品種Negroamoro與Primitivo為主。

翻開Vinaria Enoteca Giudamino的詳盡酒單──是我目前見過小館中最厚的──我的任務是幫自己與友人共挑出4款酒;在眾多酒款中如此挑選雖然不是「不可能的任務」,但卻也不太容易。最後我挑了兩款Negroamoro,年份為2012與2010;Primitivo兩款,一甜一干。

 

VinariaEnotecaGiudamino葡萄酒小館外一景。

 

酒標背後的哀傷故事

我為自己挑的是2010年一款名為Renata Fonte的酒,來自Hisotelaray。不知道是受到它簡約優美的扶桑花素描酒標所吸引,還是因為它是以有機葡萄釀製的緣故,我在完全不知道這款酒的背景之下選中了它。

酒上桌時,我聞到了成熟黑色漿果、沈穩而甜美的辛香與淡淡的野菇氣息,讓我深深地喜歡上它,慶幸自己在茫茫酒海中選對了!(雖然其他幾款也很不錯,但這款最對味。)酒喝下肚,膽子也大了,開始用生鏽的義大利文問店家這款酒的背景。

店主之一的Stefano Dipietrangelo拿了酒瓶給我看,背標上提到這款酒的酒名Renata Fonte其實是位女士的名字,她來自普利亞的Nardò,為了維護自己的理念並保護自己的土地,而慘死在黑手黨的手下;這款酒便是為了向她致意。

這麼美味的葡萄酒背後,竟有著這樣哀傷的故事,這讓我的好奇心直接破表,決定打破沙鍋問到底。不過這樣一來,我的義大利文就不行了,因此Stefano請出了他會講英文的哥哥Bruno。

 

從黑手黨手中徵收之地

Bruno跟我簡單解釋這款酒是來自Hiso Telaray,也就是Terre di Puglia Libera Terra(普利亞解放土地共同合作社)。Hiso Telaray所使用的35公頃土地,原本是黑手黨非法獲取而來,後經政府徵收發還,歸入這個共同合作社,現在全數轉為有機耕作,種有葡萄等其他農作物。Bruno微笑地跟我說:「更重要的是,這款酒的釀酒師是我表哥!妳可以在鎮內城堡後面Libera Terra的專賣店找到他。」

這就是我愛小鎮的原因;在這個總人口約2萬8千人的小鎮,有問題通常都很好解決。隔天一早我便直奔Libera Terra專賣店找釀酒師Fabio Zullo解惑。

30出頭的Fabio頭銜其實很厲害。對內,他是Hiso Telaray的副總裁,對外,他的頭銜是Agronomo,也是現今在義大利葡萄酒業相當受到重視的職位(英文Agronomist [農藝學家])。既為農藝學家兼釀酒師,他的工作範疇從管理葡萄、朝蘚薊、蕃茄等,亦即店內放眼所見各樣農產品的種植,都在他的管轄範圍內。

簡單說明了我的到訪緣由,並跟他解釋我是受到Renata Fonte這款酒的吸引而來時,英文尚可的Fabio非常靦腆地跟我說:「我非常高興妳喜歡Renata Fonte這款酒;那也是我自己最為傾心的一款。」然後二話不說,他直接抓了幾瓶酒當場開來邀我試飲。

 

旗艦酒款紀念不屈英靈

除了Renata Fonte以外,Filari De Sant'Antoni Salento IGT同樣也是以100% Negroamaro品種所釀造。兩款酒都經過12天的浸皮過程;發酵完成後,Renata Fonte在大型tonneau木桶中熟成13個月,之後經過至少6個月的瓶陳後上市,無怪乎香氣與口感多了不少層次。

Filari De Sant'Antoni則是在不鏽鋼桶中熟成6個月,上市前經過兩個月的瓶陳,帶著新鮮草莓與淡淡紫羅蘭香,清新而鮮美。Fabio也解釋說,因為Negroamaro本身的顏色不深,有時有些酒莊會針對顏色做調整,但Hiso Telaray的酒都是以自然的色澤示人。

另一個旗艦酒款則是Primitivo Anto 2010 Puglia IGT。香氣相當濃郁,帶著成熟的黑色櫻桃、草莓與肉桂辛香,單寧依舊緊實,架構良好。

Fabio特別提到,酒莊所採用的Primitivo克隆品種(Clone Variety,經由壓枝或插扦等無性繁植方式育成的植株),是來自較北部的Gioia del Colle區域而不是知名的Manduria。前者通常香氣較為豐富而優雅,後者則是在酒精與口感上較為濃郁。

與Renata Fonte類似,Anto這款酒同樣有著慘烈的背景。這是紀念在1992年為保護西西里反黑手黨最力的法官Giovanni Falcone而身亡的保鑣Antonio Montinaro;他在該年與法官一同遭到炸彈攻擊而死。Renata Fonte及Anto兩款旗艦酒款目前的年產量都只有3千瓶多;許多都是外銷到其他國家。

 

緊鄰西元前8世紀遺跡

酒品完後,也該是去葡萄園參觀的時候了。

Hiso Telaray的35公頃葡萄園,絕大部份都位在古城梅薩涅車程約15分鐘處的Torchiarolo,土地是從南義黑手黨(SCU)財務長Tonino Screti手中所徵收的。

用來釀製Renata Fonte這款酒的葡萄園佔地4.5公頃,位置就在普利亞知名考古遺跡,源自西元前8世紀的Valesio正前方。3月中的Negroamaro已經冒出苞芽,未使用除草劑的有機葡萄園,遍地黃花綠草交織,綠意盎然甚是美麗。不過最引人注意的,要屬那些看起來已有相當年紀的葡萄藤。

Fabio對我說,這個葡萄園是自1980年便存在,當時的園主黑手黨大老Tonino Screti所要的是產量大的葡萄園。不過後來他遭到逮補,財產被沒收後,葡萄園從1999年起完全荒廢。

1995年當時義大利曾通過法令,規定從黑手黨手中所徵收的土地必須重新分發,不過這個法令從沒有被真正實行。1996年在眾人的請願下,政府修正法案,規定這些土地需分發予共同合作社使用。

2008年在普利亞Salento產區的這些土地,終於發放到Terre di Puglia Libera Terra共同合作社的手中;這也正是Fabio Zullo加入的那一年。

 

細心呵護老藤也有春天

「說到這,我就不免情緒激動!」Fabio充滿感慨地說。「畢竟在2008年之前有好長的一段時間都沒有人理會這些葡萄樹,因此當我們接管時看到葡萄園的狀況,曾考慮是否要全面改種;畢竟就營利層面上來說,這才是最正確的決定。但是,身為農藝學家,我對這些老藤充滿不捨,因為疏於管理有些真是疾病纏身。但我知道只要好好細心呵護它們,『老藤絕對也會有春天』的。」

也因此整片4.5公頃的30餘年老藤都被保留了下來。Fabio將每株葡萄樹主幹僅保留下一支藤蔓,藤上留下約四個苞芽生長點。主幹切除部份多數塗上蠟,以防止其乾枯或受黴菌侵襲。「不過,即便如此,每年還是有許多葡萄樹一一死去。」Fabio語帶不捨地說。

Fabio對葡萄品質毫不疏忽的態度,可從他悉心照料葡萄樹、完全採用有機農耕,且葡萄酒也都得到歐盟有機酒標章上表現出來。每年7、8月,他也會先進行第一次的葡萄田野篩選,確保留下的葡萄都能達到最佳的品質,之後到了10月再進行最後的人工採收。

 

跟土地與葡萄「博感情」

過去幾年,葡萄酒都是在附近的共同合作社釀酒廠中,由Fabio親自監督釀製而成,不過不久的將來,Hiso Telaray將擁有自己的釀酒廠,廠址將設在過去Tonino Screti的居所別墅旁。Fabio也帶我去看未來釀酒廠的位置,而Screti的別墅及周遭他所擁有的土地之大,真是令人瞠目結舌。這些土地大部份也都已逐漸改為有機葡萄園使用。

Fabio提到,其實一開始當地人並不了解他們所做的事,還擔心他們也是黑手黨的黨羽。幾年下來,大家才漸漸對他們的正義動機有了支持的態度。「我們所做的即便在財務報表上沒有太亮眼的表現,但是我們想表現出的是與當時黑手黨財務大老Screti對這片土地全然相反的態度。只要有心,『歹竹也是有可能出好筍』的。」

或許是南義人的熱情天性使然,對這幾年採訪了不少致力於有機農耕的果農與釀酒師的我來說,Fabio Zullo是目前最讓我感受到真正在跟土地與葡萄樹「博感情」的一位。也正是從感性的農藝學家Fabio Zullo的眼中,我也看到了這片過去遭到黑手黨蹂躪之地的第二春。

 

 
文/王琪Leona Wang
擁有多年媒體公關經驗;曾任台灣法國食品協會專案經理。
目前定居於英國倫敦,為自由文字工作者,專事葡萄酒文章翻譯與寫作。
2006年於英國Wine & Spirits Education Trust (WSET)倫敦總校取得高級葡萄酒與烈酒專業證書。
 
 
文章出處 WSD酒訊雜誌95期

相關文章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禁止酒駕

確認加入清單X

此產品已成功加入詢問清單

注意

您需要年滿18歲才能進入本站

依國家規定,未滿18歲禁止購酒與飲酒,孕婦勿飲酒

注意X

注意X

由於您的臉書資訊授權未包含e-mail,所以無法採用臉書快速登入,建議使用一般註冊,或開啟臉書email權限。

注意

需完成手機認證才能替您進行酒品配對

依國家規定,未滿18歲禁止購酒與飲酒,孕婦勿飲酒

貼心小提醒X

【現在晚了!外送人員睡覺了!】